•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 走进山城
悠久历史

  碾子山区历史悠久,有人类活动的历史长达1万年之久;地位重要,是通往大兴安岭山区、内蒙古、直至蒙古和俄罗斯的战略要地,历来不乏兵家驻扎征战之例。

  1983年文物普查时发现的蛇洞山遗址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它雄辩地证明,早在1万多年以前的旧石器晚期,碾子山区境内就有人类活动。

  800多年以前的碾子山区,是金国的边陲。公元1121年,金太祖阿骨打委任“在辽金战场上传奇式的人物”婆卢火为泰州都统,由上京“徙居泰州”,在碾子山一带开创了金代修筑界壕边堡的先河,以抵御西部蒙古诸族入侵。

  1964年秋,在幸福大队(今春光村)出土的一具金代男性尸骨及其随葬的100多个铁镞,以及1976年4月在幸福大队出土的两口金代六耳铸铁军锅(现存于齐齐哈尔市博物馆),足以说明碾子山区曾是金兵行军打仗的地方。

  19世纪末,根据沙皇俄国与清朝政府签订条约敷设的中东铁路(亦称东清铁路),西起满洲里,东至绥芬河,也选择了碾子山为必经之地,并在此修建了一个五等小站,以山命名为碾子山站。从此,沙俄借此路权之便,对沿途各地进行经济掠夺,碾子山区也未能幸免,铁路两侧的3 000垧荒地被强行买去,并一度受东省特别行政区和龙江县双重行政管理。

  1939年~1945年,日本侵略者在碾子山区境内修建了丰荣训练所,共254人。此训练所中的日军,不仅进行军事训练,而且拓荒屯田,奴役百姓,无恶不作。碾子山与祖国东北的许多地方一样,是日寇大举向中国“移民”、“开拓”的地方之一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特别是中苏关系紧张的20世纪60~70年代,为了保卫祖国的北部边疆,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曾在碾子山区境内的几个地方驻守多年。

  从1897年形成村落到2005年,碾子山区已有108年的发展史。1903年7月14日,中东铁路全线正式开通运营,从此碾子山人口逐步增多,1913年始入龙江县版图。1914年,碾子山成立保公所。1946年2月4日,碾子山解放,建立龙江县碾子山区人民政府。1952年1月16日,碾子山改县辖区为县辖镇。1953年,随着华安厂的迁入,人口猛增到3.2万多人。1958年9月,成立超美人民公社;11月成立以华安厂为主体厂社合一的县级华安人民公社,12月经省政府批准划归嫩江地区领导。1960年4月,华安人民公社划归齐齐哈尔市管辖;12月成立华安区人民委员会,始称齐齐哈尔市华安区。1983年12月,华安区更名为碾子山区,延续至今。

  碾子山区具有光荣的革命斗争史。早在1930年~1931年,碾子山区就有所谓“白党”和“中国青年党”、“全国工农兵苏维埃大会”等进步党派组织活动。他们传播进步书刊,“印刷传单”、“宣传赤化、提倡共产”,东省特区第四区博克图警察署曾多次明令碾子山派出所予以侦防、查禁。

  1932年10~12月,驻扎在碾子山的东北民众救国军(简称救国军)二旅一团和四团,全员参加了由著名爱国将领苏炳文和张殿久组织发动的“海满抗战”。在这次震惊中外的海满抗战中,救国军将士不怕牺牲,浴血奋战,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当时,他们不仅先后被调往富拉尔基增援救国军阻击日军,还在城区东部的两座山头上修筑了海满抗战第三道防线阵地。富拉尔基第一道防线和朱家坎(今龙江县)第二道防线先后被日军攻破后,英勇战斗了20多天、伤亡惨重的救国军被迫撤退到碾子山第三道防线阵地。接着,在日伪军各兵种一齐猛烈围攻碾子山时,他们仍奋不顾身,顽强抵抗,但终因力量对比悬殊,被迫向西南且战且退,以游击战方式进入索伦山,后加入冯玉祥将军的部队。在这次抗战中,救国军共牺牲3 600多人,负伤2 500多人。这次抗战虽然失败了,但它确是继马占山江桥抗战失利后,又一次中国人大规模武装抗日的壮举,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早打响反法西斯战争的著名战役之一。

  1946年2月,东北民主联军(以下简称联军)嫩江军区司令员王明贵指挥的人民军队,消灭了盘踞在碾子山的土匪,解放了碾子山,建立了龙江县碾子山区人民政府。5月,嫩江省工委派部队干部柳星任碾子山区中队教导员,其秘密身份为中共碾子山区委书记。柳星一面领导农民开展“减租加息”、酝酿“土地改革”工作,一面秘密进行党的组织建设。9月,柳星遵照上级确定的党建原则,首先把在减租减息和土地改革中涌现出来的积极分子孟广钧、高勤、高豁然3人秘密发展成为碾子山区第一批共产党员。当时,由于处于战争和匪患状态,为了保证安全,尚未组建党支部,党员均与区委书记柳星保持单线联系。翌年2月,又在滨洲线铁路364公里里程碑右侧吉新河火车站的一所俄式房屋内,秘密建立了由8名党员组成的全区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四架山村党支部。

  解放初期的碾子山区形势复杂,土匪活动猖獗。王明贵领导的联军和孟广钧为首的区中队,在碾子山周边的郭狄坑、三皇庙、四架山等村屯,进行了多次激烈的剿匪战斗。战斗中,联军和区中队的干部战士英勇作战,乘胜追击,众匪徒狼狈不堪,节节败退。最终,彻底消灭了“黑六旅”、“黑七旅”、保安军、反动教会红枪会和“德源”、“老来好”、“花蝴蝶”、“北海”等多股土匪,缴获了大量的枪支弹药和马匹,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,保卫和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。